“七·七”事变爆发后,全国各地的将军们纷纷宣战,这让人们的眼睛充满了热情。

“七七”事变对中华民族的意义怎么强调也不过分。

在中国历史上,从未有过如此激烈的战争激起了中国人民的民族意识。全国各地的将军都要求战争,并发誓要消灭日本侵略者。

七·七事变的第二天,远在延安的毛泽东、朱德、周恩来联名给蒋介石发了一封电报:“庐山主席蒋介石,君鉴:日寇进攻卢沟桥,实行其武装夺取华北的既定步骤。当他们听到这些,他们很愤怒。由于平金是中国北方的一个重要城市,不应该再有错误了。

……红军战士,咸愿意在委员长的领导下,为国家服务,对付敌人,以达到保卫国家的目的。

7月9日,蒋介石接到彭怀德、林彪、刘伯承、贺龙等人的联合电报:“我的整个红军要改名为国民革命军,请称之为抗日前锋,与日本侵略者战斗到底!“那时,何秦英奉蒋介石之命在重庆整编军队。

因整军牵扯川军利益,很多川军将领都很抵制,甚至声称如果何应钦敢削弱川军,川军就退出南京政府,自行独立。因为全军牵涉到川军的利益,许多川军将领抵制它,甚至声称如果何秦英胆敢削弱川军,川军就会退出南京政府而独立。

秦英无能为力,整个军队陷入僵局。

然而,当“七七事变”的消息传来时,四川所有的将领都义愤填膺,立即找到了何秦英,说:“只要我们能北上抗日,我们就同意南京提出的任何条件!即使全军覆没,日本侵略者也要被赶出去!”在四川军队抗日誓师大会上,饶国华先生说:“我为过去参加内战的四川老人感到难过。这一次,我奉命在四川作战,并发誓要尽全力。那我就要忠诚,用尽我作为士兵的职责。我决心带领我的部队去打仗,不驱逐敌人,不回我的家乡!”抗日战争胜利时,四川已派出350万军队,伤亡64万人,无论从参战人数还是伤亡人数来看,都居全国首位。

陕西省主席、第三十八军司令孙蔚茹也积极邀请参战,得到蒋介石的批准,将第三十八军扩大为第三十一军。

部队出发前,孙蔚茹召开了一次誓师大会,向陕西人民庄严宣誓:“我将以血肉之躯为国家服务,我将献出我的生命来抵抗日本侵略者,并发誓与日本侵略者战斗到底!然而,当听到黄河水的咆哮时,他们并没有要求他们穿着靴子死去……”第三十一军在黄河地区战斗了三年,伤亡人数占该军的三分之二。日本军队从未能够渡过黄河。

云南省主席龙云将云南军队改组为国民革命军第60军,北上抗日。

龙云的保镖大队长严家勋积极邀请战争:“国家的兴衰是普通人的责任。作为一名士兵,我能容忍日本侵略者吗?我决心保卫我的国家,即使我在战斗中死去,为我的国家而死也是光荣的。

“龙云想让他留在自己身边,他说团级以上的办公室已经全部安排好了,你是少将,不能安排你到团级。

严家训说:“我去日本打仗,不是当官员。”。当时正在英国访问的教学团团长桂永清听说抗日战争爆发,也立即回到秦英去打探战争。

他秦英要求教学团去四川扩充为第二阶段预备军。

桂永清回来后,打电话给他的人说:“我们面前有两条路。一是扩大后方军队,让每个人都得到提升。我将成为军队的总司令。你的营长将成为总司令,你的指挥官将成为总司令,你的旅长将成为总司令。

另一种是在前面战斗和牺牲。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其他部队都拿到了国家灾难的薪水,只有我们拿到了全额薪水,而且我们在装备方面是全新的德国人。

现在国家军队已经自愿参加战争,但是我们已经扩大到后方。尽管这是命令,问问你自己,你会感到内疚吗?我现在请各位议员投票。

“投票的结果是,没有人选择第一条道路。

1937年8月,冯玉祥被任命为第三战区总司令,主持第三战区的抗战。冯玉祥立即从南京出发。

这时,松湖战役的炮声开始隆隆作响。冯玉祥激动地喊道,“我已经为抗日战争奔走多年了。今天我终于听到了抗日战争的枪声。很好!快乐!”在路上,日本飞机经常轰炸。冯玉祥和他的团队经历了许多冒险,但他没有改变自己的面貌。他对周围的人说:“有什么好怕的?我从一开始就下定决心要牺牲。现在,尽管很危险,我还是很兴奋。

如果我被杀了,我一定会在死前喊出“中华民族万岁”的口号。在内蒙古,叛徒王赢在日军的支持下,成立了“蒙汉西北反共自治军”来骚扰中国军队。

驻内蒙古的傅左毅几次要求蒋介石参战。蒋介石回答说,“除非万不得已,否则战斗是不容易的”。

傅左毅再也受不了了。他召集部下说:“日寇占领了察北北部,对绥东和绥远犯了罪。这是我们军队所有士兵的耻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