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用合作社”已经到来,共同基金协会的信用信息共享平台数据可能会大有用处。

11月13日,《财新周刊》发布了一篇大封面故事《不可能的信》,在个人信用调查领域掀起了一股浪潮。

财新网称,央行已决定建立一个由共同基金协会牵头的个人信用信息平台,该平台将于2017年底正式获批。该平台将包含央行信用信息中心无法覆盖的个人客户的金融信用数据,从而建立国家基础数据库,实现行业信息共享,有效降低风险成本。

原本等着领取首批个人征信牌照的八家机构,包括芝麻信用、腾讯征信、深圳前海征信,鹏元征信、中诚信征信,智诚征信,考拉征信,北京华道征信,将有望参股“信联”这一平台,每家机构占新公司8%的股权,目前已经初步签订了入股的协议。最初,等待获得第一批个人信用许可的8家机构,包括芝麻信用、腾讯信用、深圳钱海信用、鹏远信用、中成信用、志成信用、考拉信用和北京华道信用,将有望参与“新联”平台。每个机构都持有新公司8%的股份,并且已经签署了成为股东的初步协议。

这个消息令整个市场兴奋不已。

近年来,现金贷款和消费金融激增。与此同时,过度借贷、重复授信、利率过高和个人信息保护不足等问题也十分普遍。

随着各种平台信息的分散,借款人“多方借款”的“共债”风险越来越大,欺诈行为无法防范。

共同债务问题有多严重?财新网援引业内人士的观点称,从现金贷款开始,大多数早期借款人从4至6个平台借款,平均贷款额为1000元至1500元。到今年9月,他们已经借了7到10个平台。有些人从每个平台借了10,000元。此外,贷款金额不一定是真实的债务敞口。

市场上多头贷款比率的大部分数据都是基于多头的。只有第三方信用报告公司的数据比较有说服力,但样本量仍然有限,难以覆盖整个行业。

在这种市场混乱的情况下,打破数据孤岛的呼声越来越高。

监管机构在这方面的努力从未停止。

自2016年10月以来,由央行牵头的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向其成员组织发布了信息披露准则。

2017年8月,银监会在《信息中介机构同业拆借业务活动信息披露指引》中强调,机构应及时向贷款人披露“借款人信用报告逾期情况及借款人在借款前6个月内在其他同业拆借平台借款情况”,并规定机构应在贷款人确认借款资金前向贷款人披露。

2017年10月,根据银监会权威指引,共同基金协会修订完善了个人同业拆借机构指引,强化了行业信任要求。

在监管层的大力引导下,互联网金融业的信任标准和透明度显著提高。

信用合作社逐步发展的消息再次为该行业提高风力控制注入了一剂强心针。

然而,随着监管思路变得越来越清晰,新的问题将随之而来。

信用社成立后,首先要解决的大问题是如何保证信用社的效率。如何建立数据标准,确保数据质量和数据可信度?如何激励机构上传核心数据?如何防止和惩罚当前的虚假报告数量?据接近信用社筹备工作的消息来源称,信用社未来的数据来源是针对与个人信用调查有关的财务数据。目前,200多家在线贷款公司、8000多家县小额贷款公司和消费金融公司是信用社最重要和最直接的信息来源。

然而,该行业的一些资深人士建议,“信用合作社不需要从纳入共同基金巨头的数据开始。

最简单的方法是首先关注200多个已经共享信息的在线贷款成员组织。

在这方面,共同基金协会建立的信用信息共享平台将发挥巨大作用。

早在2016年9月9日,中国共同基金协会就正式推出了信息共享平台。蚂蚁金融、网通集团、京东金融、陆法克斯、宜欣等十七大互联网金融平台成为首批接入平台(如图)。

在绘制了网上贷款公众意见之后,协会还编制了互联网金融统计系统,并开发了互联网金融统计监测系统。

到2017年5月18日,首批209家互联网金融机构将全部接入互联网金融统计监控系统,并完成数据入库。

该共同基金协会的共享平台数据将为找出行业底线奠定基础,也将成为信用社收集的重要数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