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帮助弱智女孩家庭,三个一等秘书接力

澎湃新闻记者薛莎莎·马英杰就读于一所特殊学校。

受访者第一次见到马英杰是在重庆石柱土家族自治县特殊教育学校三年级教室。

她坐在座位上,扎着马尾辫,看上去干净洁白。她在摆弄手中的拼图玩具。当她看到中国新闻的一群记者时,她主动分享了这些玩具。

四年前她和现在不同了。根据中国核工业集团有限公司石柱县白河村(以下简称“CNNC”)第一书记毕升的话,她“像个小野人一样向山上跑去”。她在山上不吃不喝,饿了就回家。

“马英杰一家是石柱县有名的贫困家庭。

她的父亲马清华患有白内障,没有治疗的希望。马英杰和她的母亲患有智力迟钝。虽然四年前她才12岁,但她只有2岁。

这三个家庭成员都没有工作能力。

当村民们谈到这个家庭时,他们摇摇头说,“所有其他的贫困家庭仍然有希望,但是这个家庭非常绝望。

“四年后,除了在政府的帮助下建造的三层新屋外,马庆华一家也被列入最低生活保障。他们已经成为拥有档案卡的贫困家庭,享受国家政策和补贴。他们每月从CNNC领取最低生活保障金,总额超过2000元。

马英杰可以自由进入当地特殊教育学校,接受正规的智力发展和教育。

这些变化让马英杰家族看到了生活的希望,所有这些都得益于驻扎在白河村的核电集团的三位一秘。

马英杰上特殊学校。

受访者给了她最好的印象:位于重庆东部的石柱县(Shizhu County),是集少数民族自治县、三峡库区淹没县和国家扶贫工作重点县于一体的特殊县。

白河村位于石柱县西南部。这是一个典型的贫困村,集中在毗邻的贫困地区。

根据毕升的工作总结报告,2014年全村共有153户贫困家庭和552名贫困人口。

“条件差,村子穷,一点一点想办法解决。

既然组织已经派我来了,那就认真做吧!白鹤村第一书记毕升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说。

2015年8月初,毕升在白河村从村里的贫困状况中得知,马庆华一家是村里最困难的。

“有些家庭有大学生,他们的生活可以逐渐改善。一些家庭外出工作,拥有财力和安全感。

只有马庆华的家人,三个人都病了,也没有工作能力。

我认为如果马庆华一家能够摆脱贫困,整个村子都能够摆脱贫困。

”毕升说道。

毕升第一次来到马清华家时,发现马清华几乎失明,他的妻子患有精神发育迟滞。

女儿马英杰也患有精神发育迟滞。当她遇到陌生人时,她会害怕,尖叫着跑来跑去,或者躲在人后面。

毕升告诉澎湃新闻记者,“马英杰12岁了,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说。他不能照顾好自己。他经常跑到山上。他在那里呆了一两天。他不吃不喝。他饿着肚子回家。

“马庆华一家只有两种摆脱贫困的方法。一个是治好马清华的眼睛,另一个是让马英杰去上学。

”毕升回忆道。

随后,毕升从CNNC一家医院召集了一个专家小组为马庆华治疗眼病。

然而,专家表示,看了之后,治疗的希望非常渺茫。

然而,毕升把家庭的希望寄托在马英杰身上。然而,马英杰读写并不容易。

他联系了县特殊教育学校的校长让马英杰入学,但是对方说他可以入学。然而,由于那一年入学的学生人数很少,他不能单独开班,只允许老师一周来教两次课。

“在这种情况下,对孩子的帮助不大。

为了让孩子进步得更快,我简单地向校长要了一套教材,亲自教马英杰读书。

因此,毕升每周花两到三个上午在家和村委会教马英杰说话和读书。

书中丰富多彩的世界对马英杰非常有吸引力。

“她非常喜欢阅读,并且更加配合我的教学。我将从“好老师”和“好同学”开始。

毕升说,但由于马英杰智力有限,他听不懂这种语言,只能机械地重复毕升说的话。

在过去的两年里,她几乎没有取得什么进展。

尽管如此,毕升坚持教她,直到她离开白河村。

第二条:在学校两年,进步很快。毕升于2017年8月离任时,将马英杰家族的扶贫工作移交给了二秘赖江南。

“老毕走后,他用“绝望”这个词向我介绍了整个村子的情况,重点是马英杰一家。

他一再告诉我,他希望解决她的家庭问题。

”赖江南就这样惹得毕升把重担递给了他。

赖江南来到村里,去马英杰家了解情况。经过考虑,他最终决定让马英杰接受专业的智力发展和教育。

经过多次接触,2017年底,赖江南找机会向石柱县委员会书记简泽熙详细汇报了马英杰一家的情况和建议,并邀请领导们实地走访她的家人。

访问期间,简则西就马英杰入境问题进行了现场工作,并要求有关部门落实措施。

随后,县特殊儿童教育学校同意接收她,并免除她在学校期间的所有学费和杂费以及伙食费。

这个村子离县城很远,马清华几乎失明了。陪同学生的问题也是去马英杰学习的一个障碍。

经过讨论,县城夏路街出资为马庆华一家租了两栋离学校50米的房子,马英杰的班主任带她上学和放学。

班主任王霞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当他第一次来学校时,马英杰非常抗拒,不与老师和同学交流。他用手吃饭,不能用厕所,也不能照顾自己。

然而,在与同学的接触和老师的教导下,她逐渐适应了学校的集体生活。

“起初我抱起她,送她去学校。大约两周后,她每天都早早来到学校门口。

王老师说,入学一年后,马英杰最大的进步是克服恐惧,在见到陌生人时不要大喊大叫。

马英杰于2017年底加入该班学习一年级,今年9月进入三年级。她已经掌握并遵守了学校的规章制度和课堂规范。她会正确饮食、洗碗、上厕所、排队等。可以表达她的需求。

起初她只能机械地重复别人的话,但现在她能从1数到10。

王先生还说,她特别喜欢音乐、舞蹈和其他有节奏的科目。

赖江南告诉澎湃新闻记者,给他留下深刻印象的是,有一次他去马英杰家,当他转身离开时,马英杰突然向他说“再见”,这让他既惊讶又欣慰。

第三根棍子:建筑业与“造血”扶贫。现在,马庆华一家享受国家政策和补贴。他们每月从CNNC领取生活津贴和总计2000多元。政府和CNNC也给他们的家庭送去油和冰箱洗衣机。

马庆华的家人有足够的食物和衣服,并要求亲戚购买“会说话的电饭煲”,让生活变得更加轻松。

马英杰在学校接受了智力发展、康复培训和知识教育,并不断取得进步。

马英杰的姑姑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说,秘书们带来了希望,家人的生活终于充满希望。

赖江南离开后,马英杰家族和白河村的扶贫工作仍在继续。

今年9月,赖江南把马英杰家庭的扶贫任务交给了新任命的一等秘书王雍正。“只有把马英杰培养成一个有工作能力并能照顾父母的人,这个家庭才能从根本上摆脱贫困。

“根据王雍正2019年关于白河村扶贫的最新数据,该村只剩下7户22人。

今年4月,石柱县正式取消了贫困上限。

“要消除贫困和实现长期发展,仍然取决于工业。

王雍正表示,该村已经解决了饮用水、交通等基础设施问题,目前正在引进产业,将“输血型扶贫”转变为“造血型扶贫”。

王雍正介绍说,除了大规模种植辣椒、花梦和花椒外,该村还计划将白河村建成采摘和玩耍基地。

在村里,王正勇指着面前一片草莓园向记者介绍,“种芽已经播下,草莓苗正在生长了,这里未来是一片草莓采摘基地,预计2020年元旦后向游客开放,配合土家族特色餐饮和民宿,白鹤村即将成为一个集餐饮、住宿、采摘为一体的游玩景点。在村子里,王雍正指着他面前的一个草莓园,向记者介绍说,“种子已经种下,草莓苗正在生长。这将是未来草莓采摘基地。预计它将在2020年元旦后对游客开放。与土家族特色餐饮住宿相适应,白河村将很快成为集餐饮、住宿、采摘于一体的旅游景点。

到那时,村民们不仅能摆脱贫困,还能变得富有。

发表评论